名字是邺北朝

佛系咸鱼,随缘更新



文笔极差,更新时间不定。
懒癌晚期患者。
关注需谨慎。

不知道这算什么……感觉像是顺了下原著剧情....../瘫
有私设和不严谨的原著剧情,欢迎捉虫呀。
















#张佳乐中心





输了。

他怔怔地看着屏幕中躺在地上了无生气的弹药专家,还有对面血条就要清零的魔道学者和牧师。

荣耀!灰色的视线中两个大字浮现在屏幕上。结果已经确凿了,这是不属于他的荣耀。

直到门外队员怯怯地询问声传来,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这个封闭的参赛室里待了太长时间。深吸一口气,他站起,推开门,对上门外队员们充满担心和自责的目光,平静地微笑:“没关系的,对手很厉害,你们尽力了。”他顿了顿,“我没事。”

走出选手通道,他看见半场温和而热烈的绿色浪潮,和另一半弥漫着失落的、弱弱的红色。他的心猛然一痛,缓缓吐出一口长气,随即强硬地使自己移开视线,重又迈开步子。

他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他看见过,但也仅仅是看过。他憧憬着冠军奖杯,但命运仿佛特别喜欢和他开玩笑。每一次,每一次都是马上要触碰到那座奖杯,却又每一次都与它失之交臂。

他鬼使神差般的扭头,正好看见他那心心念念的奖杯被一双手接过。

年轻的微草队长看起来还是一如往常的沉稳平静。可是他保证,他看见了少年眼角眉梢微小的弧度中通露出的巨大喜悦。他羡慕,他不甘。但他依旧是乐观的——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也会双手接过那最高荣耀的象征,享受那巨大的喜悦与满足。

这是他的第五赛季,留下了不甘与动力。

然而孙哲平退役的第五赛季只是开始,在那之后,百花的名次不可抑制地在排行榜上下滑。

第六赛季,他黑着脸看着蓝雨的话痨主力在记者招待会上长篇大论他们的获奖感言。这一年,他只是四强。

第七赛季,当灭绝星辰在空中划下最后一道璀璨的痕迹时,他就已经丧失了继续观看下去的兴趣。百花在这年,只堪堪挤进了季后赛。

他忽然就觉得好累,这么久的努力与奋斗,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反馈。于是这么多年咬牙坚持下来的他,放弃了。

毫无征兆的退役消息在百花的粉丝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仓促顶上队长位置的邹远显然是没有充足的准备。这一年,少了他这根脊梁骨的百花,在联赛中沦落到了下游的位置。

他开始后悔,不过一名退役尚不满一年的选手显然不能为战队帮什么大忙。于是他出现在网游,将目光投放到神之领域野图boss的争夺战上——多抢几个boss来保障百花的材料收获也好啊。他这么想,却又在这时收到了来自韩文清、来自霸图的邀请。

霸图的目标很直接:冠军。韩文清是不会说什么扭扭捏捏的客套话的,他收到的信息里只有寥寥数语,想表达的意思清晰明确。霸图向他伸出了橄榄枝:我们需要你来共同赢得冠军。

他一直故意使自己遗忘的梦想又重燃了,可是加入霸图,肯定免不了与百花一战。对那些曾经并肩作战的队友拔刀相向,用枪口瞄准那些个熟悉的名字……他犹豫了。

之后他遇到了孙哲平,那个退役已久的,与他最有默契的搭档。浅花迷人和顶着义斩公会头衔的再睡一夏,用百花谷成员的血——繁花血景。

很奇妙的,孙哲平仿佛知晓他近日的心事。扛着重剑的狂剑士说:

——“把你心中的杂念射杀干净吧。”

他心神微怔,缓缓举枪,对准了百花的于峰,对准了落花狼藉。

砰。

再见了,百花。他此时的心里竟是异常的平静,然后他转身——再见了,血景繁花。

早有预料般的,浅花迷人和再睡一夏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武器,枪响,剑起,这似乎又是许多年前西部荒野,百花盛开。

第九赛季,他复出霸图。

他不知道有多少粉丝愤怒——应该有很多吧。他任由百花的支持者们对他破口大骂,没有对自己的澄清解释,也没有对粉丝的道歉宣言。这样的他本以为自己已经不会被这些所打动,却在听见一名粉丝带着哭腔吼出“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的时候忽的怔在了原地。

……为什么要走啊。对不起,我也有要追逐的梦想。

这是霸图队员们拼尽全力的赛季,他们势如破竹地进入半决赛,仿佛冠军已是囊中之物。

半决赛的对手,是同样强势的轮回。

几年前默默无闻的小队伍,自从周泽楷和江波涛先后加入后便飞速强大起来的队伍。这是个劲敌啊,他想。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次可能依旧达不到那目标。知道最后的结果出现,他才自嘲地笑笑:有些事,是早已注定的。

更加年轻的队伍,更加充足的休息,更加灵活的团体战术。可以说,轮回的胜利几乎是必然的。

看着冠军奖杯被轮回队员簇拥着的周泽楷接过,他发现自己竟意外地冷静。看来是老了啊,不再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啦。他这么嘲讽自己,脑内却已开始畅想下一个赛季——应该,会很有趣吧。

大概可能是4月8日的打坐点……也有可能只是我的bug……
江南雪卢书院
金陵乌衣巷
云梦观梦台,桃园津
少林方丈院

闲着无聊去观梦台捡箱子,结果瞅见一个打坐点,于是跑遍地图,还真的凑齐了五个打坐点……

嗯……醉卧山林的师姐们我真的没有骗你们哦……

乱 序一

这篇是全职in喰种世界观的文,应该大概也许可能是长篇√关于世界观,没看过东京食尸鬼的话,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嗯这是我第一次在lofter发文,ooc应该有,文笔也蛮渣的,但还是希望有能看下去的人←不存在的
那么,以下!




乱——序(1)

除夕,R城,北区。
没有月亮的夜晚,进入安静而黑暗的北区着实需要勇气,然而今日,却有隐隐的嘈杂从北区的各个角落传来。
一处小巷,有人忽的窜进,熟稔地停在一处。他左右张望,小心地敲了敲门,细小的声音飘进门缝:“大眼,大眼!”
门里边沉寂了会,有个声音不确定的传来:“叶秋?”然后声音陡然变得低沉,“你受伤了?”
“没时间解释啦大眼儿,赶紧的让我进去呐。 ”人影有些急迫。
沉重的雕花木门无声地开了,人影近乎是跌进了门内。门在他身后复又关上。
“大眼呐…”人影倚着门慢慢瘫了下去,“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王杰希叹口气,蹲下身扶住人影,感受手中传来的黏腻触感又深深叹气。他一手揽住人影的肩,另一手穿过人的膝下,将人影打横抱起,走向内厅。
有人拦住了他。来人手中举着烛台,看清王杰希怀中浸血的人影后他脸色刹那间变得复杂。“头儿…”他问道,“为什么呢?”
“让小别清理门口,通知柏清准备。”王杰希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你休息吧复升,今天有我。”

古色古香的房间内,一盏白炽灯强硬地把光线挤进每个角落,房间不大,更显出此刻血腥味的浓郁。
“啧啧啧…”身穿白大褂的袁柏清皱着眉打量面前床上重伤的躯体,小刀在他手中灵活的旋转一周,青黑带白的刀刃贴上重伤之人的皮肤,细致的刮去皮肤表面干涸的血块。他扯过一边椅子上挂着的毛巾插拭血迹,看着渐渐清晰的伤口惊诧地倒吸一口气:“这得是被多少人群攻啊,真是作孽…”袁柏清摇头叹气,将小刀浸入酒精清洗,“竟然没死,真不知道你是运气好还是体质好…”
“薄情儿你可少点话吧。”刘小别推门进来,一手揭下脸上罩着的面具,另一手扯过椅子坐下,把下巴搁在椅背上闲闲地吐槽。
“哟,鳖啊来的正好。”袁柏清不置可否。他没有回头,手下动作不停,小刀沿着伤口深深浅浅地割去坏死的皮肉:“来,给爷递下绷带。”
“…没手吗你。”刘小别很不情愿地从椅子上离开,在柜子里翻找出绷带往袁柏清方向抛投,“接着哈。”
“啧你干嘛呢,让你递又没让你扔。”袁柏清这么说着,却还是伸手轻松接住了那卷绷带,浸没在酒精中。他数着秒数,十秒后拎出绷带,麻利地给人缠绕在伤处。手下的身体在酒精的刺激下不自觉的狠狠一颤,他却没看到似的捡出干净的绷带又缠上几圈。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袁柏清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作为结束:“好嘞,这家伙可真行,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我更加佩服他没被疼死。刘小别瘫回椅子上,暗暗吐槽。“诶对,这家伙谁啊。”他问,“头儿还让我来看着。”
袁柏清收拾着医疗器具,头也不回:“不清楚,明儿你去问问头儿就知道了。”
“你也不清楚啊。”刘小别叹口气,转个身面对着病床,“看来咱俩今儿是要守着他跨年了啊…”
“不会的,”门外突然有人说,“打扰啦。”
“谁?!”袁柏清猛地抬头。陌生的声音。
刘小别面色一凛。他站起,挡在袁柏清身前。这个声音…他怎么会来?
“哎,新人么?”门外的声音无端的带上点笑意,“是我,暗无天日。”门被推开了,戴着面具的男人站在门口,面具左边枫叶状的标志鲜红热烈。
袁柏清就算没有听过这个声音,也是认得这个名字,认得这个标志的。他攥紧了手中的小刀。
“嘉世的人,深夜来我微草,有何贵干?”刘小别的声音无比冷冽。他可是比袁柏清清楚的多——关于暗无天日,关于嘉世。
“没想到微草的‘快剑’飞刀剑竟如此年轻。”暗无天日话中的笑意更加浓郁,“也没什么,只是想带走这位伤患先生罢了。”
“不行。”袁柏清先于刘小别做出了回答,他从刘小别身后探出头来,“小爷我可是刚刚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怎能交给你们?”
“…可是这是我的任务呢,”暗无天日很烦恼似的叹气,然后语锋一转,“那我抢人吧。”
“次奥,冬虫你他娘的给我滚回后边去!”刘小别的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中一字一字地挤出来的。他的脸色异常难看,鳞赫从右肩缓缓探出。
暗无天日向前,暗色的尾赫伸长,锐利的尖端却被坚硬的物体所挡住。“…什么?”他抬头,有些愕然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他是什么时候在那的?!
“抢人的么?”来人虽是问着两位少年,却极为笃定般。庞大的羽赫退回身体,他从袁柏清手中接下小刀,一步一步上前。
“啧…”暗无天日冲上,尾赫以高频率向前刺去。却被男人手持着小刀一次次挡下。他的额角渐渐有汗滑落,这个人,很强。
男人皱了皱眉。
突然有尖锐的东西从身后扎入暗无天日的两肩。
“够了么?”那人说。低沉的声音让暗无天日仿佛灵光乍现。
“你,你是王不留行?!”暗无天日有些失声。怎么会…?
男人没有回答。
他咬咬牙,一步一步退出门外。
“别急着走啊。”王杰希的语气淡淡的。
有一块暗绿色的东西刺进暗无天日的身体。他咳出一口血,仓皇而逃。
“头儿威武!”袁柏清扑上来接过他的小刀。
“…头儿,就这么放他逃了吗?”刘小别指着门口。
“没事。”王杰希偏偏头看着病床是的人,“柏清,怎么样了?”
“处理好啦!”袁柏清说,顺便问道,“对了头儿,他是谁啊?”
刘小别也盯着王杰希等待答案。
“唔,他还蛮有名的。”王杰希饶有兴趣地打量两个少年的表情,“这样看不出,他开口说个几句你们就知道了。”
“谁啊?”袁柏清皱眉思考。“还有名?头儿你就告诉我们吧!”刘小别思考无果。
“嘉世的——一,叶,之,秋。”王杰希看着二人的表情露出淡淡的笑,“有名吧?”
“什,什么,叶神!?”袁柏清呆住。“怎么可能是叶神?如果真是,那暗无天日岂不是来接他的?”刘小别说着说着,停住了,“……我靠那我们都干了些什么?!”
“暗无天日?嘉世可没安好心吧。”王杰希说着叹了口气,“这个城市,要变天了。”